當前位置:

沙漠里的一片綠洲 ——贊祁東縣祁劇團

來源:祁東縣融媒體中心 作者:童曉陽 編輯:王琦 2021-10-27 09:13:18
時刻新聞
—分享—

兩年前,我徒弟李波跟我講:“師父,衡陽市祁東縣祁劇團有一批實力很不錯的青年演員,但從未參加過省里的任何培訓、匯演和比賽。他們求知心切,渴望有專家引導,你去看一看吧?”我說:“祁東還有祁劇團?怎么沒聽說過?”她說:“你去了就知道了?!?/p>

到祁東的第一天,真是不看不知道,一看嚇一跳;簡陋艱苦的劇團條件與良好的團風、良好的精神面貌、良好的演出隊伍形成了天壤之別。當天晚上,他們劇團的中青年演員給我表演了十一個折子小戲和劇目片段,讓我不敢想象的是,不但行當齊全,而且幾乎青一色的三十歲左右的青年演員;有劇團臺柱子,老生行當的周竟秀;有扮演《活捉三郎》中的張文遠,在衡陽暫時還無人可敵的丑行演員何三軍;有嗓音特好的青年老旦演員羅芹;有做打俱佳、才二十出頭表演《董洪跌牢》的顏凱。還有《回窯》、《攔馬》、《打圍》、《搶板》、《斷橋》等做工戲、唱功戲、刀馬旦戲,都是中青年演員擔綱,而且行當俱全,演唱俱佳。觀演后我問他們:“這些過硬的專業技巧是如何取得的?”他們統一的回答:“一是藝校學習,二是團里堅持練功,而且練早功?!蔽矣謫枺骸笆遣皇翘焯靾猿志氃绻??”他們幾乎又是統一的回答:“不但天天堅持,而且不能遲到?!蔽翌D時想到,這種堅持每天練早功的劇團,在全省不說絕無僅有,只怕也是屈指可數了!

就是這樣一個練功場地高低不平,每月工資不多,每年卻能完成送戲下鄉、惠民演出達300多場的縣級院團,卻幾十年來一直默默無聞地堅守在這方水土上。劇團一位叫李智勇的中年演員跟我講:“我十一歲進劇團,幾十年來劇團依然就像我的初戀一樣。劇團沒老生我演老生,沒小丑我就學小丑,沒編劇我又自學編劇,哪怕工資再低也從無反悔。還有,象我們的副團長劉雅瑋,雖是人大代表,但身兼數職,演出時主弦、嗩吶一肩挑,根本不像個姑娘家。因為,大家都熱愛劇團,熱愛祁劇,都愿意傾注全部的熱情與青春,再苦再累再窮也不會離開?!闭娴?,一段樸樸實實的話說得我熱淚盈眶。

因此,作為一個從事戲劇工作60多年的老文藝工作者,對這樣的團、這一批人,頓時產生了一種要盡力相助的沖動。于是,我在有關領導、有關專家和我熟悉的知名人士中游說、宣傳,鼓動他們到地處偏避山鄉,又名不見經傳的祁東祁劇團來考察。真的,凡來者,無不為他們堅守、堅忍、堅持、堅決的執著精神所動容。用周祥輝老廳長的話說:“這是一顆埋在沙爍中的金子。他們的精神值得學習,他們的困境值得各級領導重視,他們的事業值得幫扶?!庇谑?,便有了衡陽市文旅局的關注,有了衡陽市藝研所的參與,有了眾多專家的無私支持,有了在湖南省第七屆藝術節上《金鑼記》不同凡響的精彩亮相。

微信圖片_20211027141139.png

談到經典傳統復排劇目《金鑼記》,原劇本中沒有第四場《水牢》和第五場張牢頭這個人物。是我看了他們團青年演員顏凱的優秀傳統折子戲《董洪跌牢》,感到這位演員不但唱做翻滾和高臺“課子”不錯,功底十分扎實。因而,根據“因人設戲”,我專為他設置了《水牢》這場戲,讓這位年青演員來一個較為全面的展示。既烘托了劇情,也為用舞臺形象傳承祁劇的經典精華做點實事。扮演第五場中獄卒領班張牢頭的演員李智勇,與我素昧平生。但在第一次見面時,他用祁劇文丑的一段“繞口令”讓我拍手稱絕。于是,我又根據戲曲“因行當設角”的做法,特意增加了張牢頭一角的戲份。由于這位演員詼諧幽默的表演和風趣的插科打諢,不但巧妙地揭示了貪官的腐敗,反映了老百姓對包公的敬仰,也為這個“懲惡揚善”的正劇增添了耐人尋味的喜劇色彩。所以,觀眾稱這個人物是一個“潤滑劑”“調味品”。尤其讓我感動的是,一個大戲,登臺演員五六十人,卻沒有外請一個。其中,有一個頂三四個角色的在職演員;有退休多年不計報酬的老同志;有因劇團待遇太低無法養家糊口已在外經商趕回來助陣的演職員……。他們對我說:“我們都是這個團的人,團好我們好,祁東祁劇有振興之日,也是我們的夢想。只要團里召喚,我們絕對召之即來,哪怕沒一分錢補助也心甘情愿?!?br/>

微信圖片_20211027140919.png

十月二十二日,大型復排經典傳統大戲《金鑼記》亮相省第七屆藝術節??烧f是金鑼一鳴,一鳴驚人;金鑼一響,響徹益陽。演出結束后,國家一級演員,湖南省祁劇院原院長劉登雄先生激動地揚起大拇指說:“后生可畏,我們祁劇后繼有人?!敝麘騽≡u論家陳泗海老師說:“這哪像一個縣級院團?完全達到了地州市一級的演出水平?!逼顤|縣文旅局陳平原局長含著眼淚說:“作為一個祁東縣的文旅局長,看到他們在這么艱難艱苦的條件下這么砥礪前行,為祁東的文化事業增光添彩,我深受感動,也為之驕傲。今后,我更要為祁東的戲劇鼓與呼,辦實事?!?/p>

微信圖片_20211027140914.png

事后,在劇中扮演包拯的一團之長彭紅利也激動地跟我說:“要想讓劇團走出困境,靠叫苦叫窮是沒有用的,一定要出作品、出精品。今后,我就是做牛做馬也要義無反顧地帶領這班人永遠堅守這塊陣地,出人出戲出佳作?!?/p>

寫到這里,我似乎寫不下去了。想到他們在舞臺上面對經久不息的掌聲,手捧著一束束鮮花淚流滿面的一瞬間。那肆意流淌著的是幸福的淚水,是欣慰的淚水。這一瞬間里是由無數個不同瞬間點綴而成,里面包含著磨礪、堅守、痛苦、企盼與跨越……。

此時此刻,我也淚流滿面了!

(作者童曉陽系國家一級導演,湖南省藝術專家委員會委員,《金鑼記》藝術指導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21年10月24日


來源:祁東縣融媒體中心

作者:童曉陽

編輯:王琦

本文鏈接:http://www.qaqtechnicalservices.com/content/2021/10/25/10327695.html

閱讀下一篇

返回紅網首頁 返回祁東新聞網首頁
中文字幕